吃药的北极熊_ReinYui

Yui.。
永远住在南极圈爱着不太热cp的企鹅少女
据说是个见异思迁的爬墙狂魔以及长期填不了坑的坑魔
APH主独普奥 奥洪 黑三角 特区组 耀燕 白露 耀湾等。
文野主芥太芥 社乱 all太等。
弹丸主苗雾 冬佩 all吉 日七 雾塞等。
贴吧ID荼蘼未尽落。欢迎勾搭
ReinYui 的专栏:澄光堂夜话_晋江文学城|晋江原创网
http://www.jjwxc.net/oneauthor.php?authorid=1906337
正在建设中,会作为原创文堆放处==

【普奥情人节短贺】情人节与信

【注意】 提前的情人节贺文。普奥、洪捷,捷克妹子出没



“那么,先生,我准备好了,您可以开始讲了。”

穿着学生装,将短的金发梳成时兴赫本头的半大姑娘坐在简陋的桌椅前,一本正经地捏着黑色的墨水笔,湛青色的眼眸直视着病床上的男人。她不过是一个跑来参加志愿活动的中学生,却努力把背挺得笔直,做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。姑娘的德语流利好听,却总带着一股捷克调调。医院里的护士们和她混熟了,便因这捷克口音,以及她说“您”的习惯,暗暗给她取了一个诨号:“捷克小姐”。

帮医院里的伤病军人写信,这是附近中学时兴的志愿活动。一到周末,姑娘们便一拥而上,冲进医院里,举着花花绿绿的信笺,瞪着近视或不近视的眼睛,蹲在床边,趴在床上,坐在小凳上,听着英俊或不英俊的军人语法不通的叙述,挖空心思,努力让碎片化的信息变得连贯得体。可惜不少姑娘来了一次两次,便再也没出现过。

捷克小姐是个例外。活动没开始,她便在医院里出现过;活动如火如荼之时,她也风雨无阻。如今参加活动的姑娘越来越少了,捷克小姐便成了“元老”。她记录认真,字迹娟秀端正,军人们都爱找她写信。

今天找她写信的军人,之前从不肯托他人写信。

淡金色头发的年轻军人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,只有脖子和赤红色的眸子可以自由移动,活像是一只有着血色眼睛的异形木乃伊。他游移地咳了一下,开口了。

“信写给罗德里赫•埃德尔斯坦,地址是奥地利的维也纳,特蕾西亚歌剧院。(皮埃斯 这个歌剧院是自己口胡的)”

姑娘正埋头写字,听见那个名字却像是受惊了,头忽然抬了起来。她很快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头也不抬地填写着收信人信息。

年轻的军人并未察觉到捷克小姐的异样,继续说着:

“笨蛋少爷罗德里赫,冒号。本大爷现在很好,逗号,只是受了一点小伤,逗号,目前正躺在慕尼黑的医院里,句号。”

“您可以不把标点符号念出来吗?笨蛋先生?”姑娘忍无可忍地抬起头来。“我想我是学过如何断句的。”

“‘笨蛋先生’?好熟悉的称谓。”青年想要努力把头抬起来,可惜他失败了。捷克小姐站起身来,随手拿过一个枕头,将枕头塞到青年脑后。“你也认识那个腐朽的少爷吗 ?”姑娘离开床边时,青年这样开口问道。

察觉到问话中细微的急促,捷克小姐转过头来,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起来。不要笑,不要笑,不要笑,要严肃,要严肃,要严肃!她这样对自己说着,吸入一口寒冽的空气,尔后开口:“先生,我认为目前我的任务是帮您写完这封信。信写完了,我自然会和您进行其他方面的交谈。”

青年立起一对红色的眼珠,怏怏不乐地盯着她,嘴里好像还嘟囔着什么。“好吧,那本大爷就继续说了:不要离开维也纳,更不要来巴伐利亚找本大爷。本大爷听说外边乱的很,你这个路痴少爷估计很难活着找到本大爷。听本大爷的,你乖乖留在剧团里就好了,最好不要在维也纳城里乱逛!好了,那边的捷克妞,换行!”

捷克小姐乖乖地写完了青年所说的话,尽管在她看来这都是些无可饶恕的废话,她却没有做一字的改动。“好了,我写完了,请您接着说。”

青年诧异地看到,姑娘向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甜美的微笑,这微笑让他有点不寒而栗。“你不会也认识伊丽莎白那个男人婆吧,怎么笑得跟她一个样子?”他这样抱怨着,又继续说下去:“阿西到你这里了吗?给肥啾喂点好吃的,如果它瘦了,本大爷可不饶你!替本大爷向男人婆——哦,如果她在的话——向她道歉,本大爷不该剪她的头发。也替本大爷向维蕾娜道歉,本大爷没看好尤莉亚。那个野丫头,现在跑得没影了……”

“还有吗?”青年忽然中断了叙述,陷入了沉默。姑娘等得不耐烦了,便抬起头来问,“我可以写祝福语了吗?”

“还没有呢。”青年嬉皮笑脸的表情忽然正经起来。捷克小姐相信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,她居然感到,这个军人的脸上隐隐约约出现了红晕。

“再空一排,写,罗德里赫,我回来了。好了,这就写完了。”

“哦…..好,我写完了。”姑娘习惯性地签上后面的内容,停住笔。她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
“您叫什么?我替您签名。”

“基尔伯特•贝什米特。喂,你会拼吗?是——”

“我当然会。有人教过我的。”姑娘撅撅嘴,打断了基尔伯特的话。她像是运笔如飞,基尔伯特却没发现,她的笔尖压根没触及到信纸。写完后她顺便检查了一遍,确认无误便取来信封,将信塞进去。她刚要出门,却听见身后的基尔伯特朝她大喊:“喂,那个捷克妞,等等,回来!你到底认不认识罗德里赫?”

金发的姑娘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,湛青色的眼眸上,乌黑的睫羽轻轻翕动,打下一片柔和的阴影。“您让我说真话,还是说假话?”她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丝微微的笑意。

“真话啊。”基尔伯特盯着她,费解地揣测着她微妙笑意背后藏着怎样的意思。

“罗德里赫先生,不,以前我都叫他罗德里赫哥哥,是我远房表哥。我之所以会拼您的名字,是因为他给我的信中,恰巧提到过您。”捷克小姐悠悠地说着。“几个月前我恰好又收到他的信,恰巧看到过您的照片。”她刻意在“恰巧”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。“说起来,您和他应该很熟啊,怎么最后一段,您愣是憋不出来?”
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……”基尔伯特竭力扭过头,不去看捷克小姐带着些讥笑意味的眸子。“好了捷克妞,你该干嘛干嘛去,让本大爷静静!”

姑娘带着近乎于冷笑的笑容走了出去,基尔伯特看着明晃晃的阳光,想起来他和罗德里赫的争吵。

那时是一九多少年?那个时候,雪绒花该开了吧。他当时获得了难得的假期,从国防军回到维也纳陪小少爷。

但小少爷不知道他和地下抵抗组织有关系啊。那天也是个晴天吧,傍晚没有明晃晃的阳光,却有着和玫瑰一样烂漫的浅绯色云霞,重重叠叠,将天空染成绚烂的颜色。小少爷不知为什么去后院给矢车菊浇水,看见他正在烧文件……

直到那一天,基尔伯特才知道,他亲爱的小少爷,温和而又柔弱的贵族少爷,也会露出冷峻的表情,菫紫色的眸子充满着寒意。他的手不光能举起指挥棒,还能握住手枪。

他们一直都在互相隐瞒,做着音乐家与士兵万事无忧爱情的春秋大梦。这场梦做得太长,太长。

罗德里赫抢过还没被烧毁的文件,脸上露出愕然的神色,手枪从大衣里掉了出来。基尔伯特认识这种枪,他抢过枪,脸上露出错愕的神色。

那天最后发生了什么,基尔伯特大抵也忘了。他只知道,他有三年没见过他的笨蛋少爷了。

基尔伯特叹了口气,听着捷克小姐的脚步声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。那个女人只怕是穿了双硬底鞋吧,这么吵。他这样想着,闭上了眼。

脚步声又响起来了,这一次,声音越来越大。随后,基尔听到推门的声音,是自己病房的门被推开了。“那个捷克妞又回来了。”他这样想着,懒散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看到一个人影。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看着年轻男子走到他的身边,手里攥着一封信。

罗德里赫拿着捷克妞刚帮忙写的信?基尔伯特暗自腹诽,本大爷一定是病糊涂了。

这时,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隐隐约约有清爽的香气。“笨蛋先生,情人节快乐。”基尔伯特听见恋人微微沙哑的声音。

小少爷还是没有变。

这样想着,基尔伯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,笑得眼泪都滑落出来。

“情人节快乐,小少爷。”他听见自己这么说。


病房外,捷克小姐趴在桌上,给她的一位亲戚写信。

“伊丽莎白,看起来是我们赢了。现在里面气氛很温馨,很和谐。”

“下面汇报一下行动过程。我借着帮忙写信的名义,跑遍了慕尼黑的所有医院,终于找到了基尔伯特。接着,我继续在那家医院帮忙写信,顺便监视基尔伯特。说起来有趣的是,基尔伯特刚才还找我写信。刚好在你的安排下罗德里赫哥哥来了,我把信给他看,他二话不说,直接冲进去找基尔伯特,真是罕见呢。”

她顿了一下,露出一个狡狯的笑容,继续写道:“最后,最亲爱的伊丽莎白,情人节快乐!等你回来,记得替我补过一个情人节。”



————最后是某懒得码字的Yui的吐槽:

寒假懒癌越来越没得救了。。。。。要不是情人节,估计咱是真不打算写点什么了。

另外求问有没有看过《布拉格城堡》的小伙伴.....刚看完那小说各种喜欢  有的话求勾搭(遁)


评论(1)
热度(14)
© 吃药的北极熊_ReinYu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