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药的北极熊_ReinYui

Yui.。
永远住在南极圈爱着不太热cp的企鹅少女
据说是个见异思迁的爬墙狂魔以及长期填不了坑的坑魔
APH主独普奥 奥洪 黑三角 特区组 耀燕 白露 耀湾等。
文野主芥太芥 社乱 all太等。
弹丸主苗雾 冬佩 all吉 日七 雾塞等。
贴吧ID荼蘼未尽落。欢迎勾搭
ReinYui 的专栏:澄光堂夜话_晋江文学城|晋江原创网
http://www.jjwxc.net/oneauthor.php?authorid=1906337
正在建设中,会作为原创文堆放处==

【普奥】未曾知道名字的花落在纽伦堡之夏

(死蠢的副标题:没有情人的东方情人节)

 

     1946年夏。

      纽伦堡大审判进行过半。

      2016年夏。

      英国脱欧。

01

 “欢迎来到伦敦。”亚瑟·柯克兰披着一件薄风衣站在Euston火车站的站台边,向罗德里赫·埃德尔斯坦伸出手。“很高兴你带了外套。最近伦敦晴天少,可没维也纳那么热。”

罗德里赫礼貌地点头致意,也向粗眉毛的绅士伸出手来。他感受到对方的手微微有点冷。这是因为英国寒冷的气候,还是因为这次脱欧风波的影响?罗德里赫飞快地思索着,忽然想起了维多利亚时代。在世界博览会上,对方也是这样冷淡地笑着,向他伸出手,背后是工业革命孕育而成的辉煌光影。那时他的手也是这么凉的吗?

“我真的没想到路德维希会让你来当代表。当然,我也没什么意见,毕竟我暂时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了。”他听见对方这么说,忽然想起远途来访的目的,不由得察觉到自己的失神,只好微微笑着打岔,谈论起天气。七月份的英国,若是太阳还藏在一层一层斑驳的云片里,便会有瑟瑟的风吹来,在上个世纪的窄小街道上绕着弯,打着旋,寒凉得犹如欧洲大陆上的仲秋。有时候也会有雨。一片乌云慢慢盖上来,便是白雨接天,街上行人皆打着花色不同的伞——大多数是沉闷黑色系。然而很快湿漉漉的太阳便穿透云层招摇而出,一切刹那间明亮得刺眼,教堂彩色的花窗也投射下瑰丽斑驳的光。这里是英国,一个北大西洋上漂浮着的孤单的小岛,冷眼看着涌动的海水喷吐着咸涩的白色泡沫。然而必要的时候,冷静理性的英国先生也会不顾体面,在世界纷乱的海洋中亲自制造一股漩涡。罗德里赫清楚,他永远朝着利益走。他永远正确。

“你这次为什么要坐火车来?是不想让我花三个小时在希斯罗机场找你?”走出车站时,亚瑟忽然问道。他眯着一双深绿色的眼,笑得有些不怀好意,一副老狐狸样,“还是说,路德维希抠门到不给你报销机票?”

  “也不是路德不允许报销。”罗德里赫倒是很坦荡。“事实上,欧萌的上司们最近有些神经过敏了。报销是可以,但是去你这里,还只能偷偷摸摸。”

   “为了脱欧的事?”亚瑟嗤笑。“想不到他们反应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罗德里赫无奈翻了个白眼:“原来是我们干着急,你却无所谓。你是和阿尔弗雷德呆久,受他影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你也变好事了,居然会当这个不讨好的代表,是跟伊丽莎白那个疯女人学的,还是跟路德维希那个工作狂学的?”仿佛故意一般,亚瑟停在一座纪念碑前。罗德里赫抬起头一看,那是一座黑的大理石制二战纪念碑,碑座下是鲜红的罂粟花花环。黑与红,红与黑,一切忽然寂静无声,失去色彩。

   “先说明一下,我不是故意往这里走的。”亚瑟忽然开口,眼睛望着纪念碑出神。“车停在这里。如果往那边去,过了一环,可要交拥堵费。英镑贬值,我的日子也不好过,只好学学憨豆先生,能不花就不花。”

  “没关系,我不在乎。”罗德里赫低着头,看着鲜红得将近滴出血来的罂粟花,“毕竟,过日子要紧。”

  “我还是想念五十年前。”亚瑟拉开车门开了窗,示意罗德里赫进去,“哦抱歉,我依旧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罗德里赫虽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,但无论是他还是亚瑟都没发现,好脾气的奥地利先生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攥成拳,上面青筋凸起,纵横交错。

tbc

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写。。总有种自己在写暑期英国游记的滑稽感

写多少取决于期末考试成绩

要是排名高于期中的级四就开车好啦(虽然寒假要准备好多竞赛啊高二狗真辛苦)

等什么时候浏览器不抽风了就附上眉毛家拍的花。。算是点题23333

ps。有没有小伙伴想问和多一字家有关的事?最近勾搭了个萌萌哒的德国耀厨妹子(划掉)(其实人家并不看APH只是喜欢天朝)



 


评论
热度(17)
© 吃药的北极熊_ReinYui | Powered by LOFTER